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2013“我的RP人生”征文参赛作品 /我的rp人生

我的rp人生

作者:滕伟民
来自:
2013-11-26

 
    [2013“我的RP人生”征文二等奖作品]

当我参加工作第十个年头儿时,视网膜病变使我在三个月内视力急剧下降,我被命运击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曾经是一个男子汉,不折不扣的男子汉,为人豪爽而善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忌恶如仇而向往自由,但失明把我彻底打倒,我从男子汉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只哼哼唧唧的没头苍蝇。


我曾经横枪跃马在祖国的北方边疆,那是在沈阳军区所属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时期,作为兵团战士,我们屯垦戍边开出了一个新的北大荒,又保障了北方的安全。我曾被命名为兵团的钢铁战士,但命运毫不留情的把我打倒。钢铁战士不见了,我手里拿着一根棍儿,像当年拿着那支枪一样,茫然的搜索着一个个目标。


当一次次被绊倒,头一次次撞到各种物体上,心里的痛远远的超过皮肉伤的伤痛,于是25岁那年我被彻底的打倒了。脸上淌着泪,心里滴着血,一年之内竟然熬白了满头的黑发。


组织上来探望我,他们陪着我的父母,长吁短叹,放下一些慰问品走了,我的战友们也来了,他们放下手中的工作,陪着我一起谈心,真诚的表现出同情,也纷纷的走了,终于没有人再来了,我的身边只剩下父母,我长时间的呆呆的坐在床上,脑海里反复的考虑一个问题,我该怎么办,我还要不要活下去,我反复的想着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痛苦的浑身都在抽搐。当时我的父母都已年过半百,他们和我一样,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不!除了痛苦还有焦急,可惜那时候我从来没有顾及他们的感受,也许是我太年轻,也许是我太自私,我一天喝下散发着各种苦涩味道的药汤,恨病吃药,汤药、中成药、西药、打针和针灸理疗,我用上了所有能够想到的方法。现在想起来一点用都没有。


父亲带着我到处看病,河北、江苏、上海、四川,我花光了家中的所有积蓄,仍然是一无所获,我变得越来越烦躁,经常在服下一碗汤药之后,当着母亲的面把碗摔得粉碎。和父母一起吃饭,突然想起什么,我会暴怒的折断筷子,甩手而去,父亲叹着气,而母亲一句话都没有,她默默的把碗的碎片收起,把折断的筷子扔掉。


多年后我认识一位肢残人朋友,他叫史铁生,他对我说:“千万不要和母亲玩儿倔强,因为儿子的痛苦反射到母亲的心上,其打击的沉重是双倍的。”史铁生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死了。他盯着我慢慢的说:“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晚了,可不知道你是否还来得及。”当时我犹如听到晴天霹雳,我听明白了,他是在问我的母亲是否还活着,我语无伦次地说:“还来得及,我妈还活着,还来得及!”那年我五十岁,我妈七十九岁。


我奔回家,拉起母亲的手百感交集,她的手湿润而冰凉,已经不像二十五年前那双有力而温暖的手,她曾经拉着我到医院恳求大夫“把我的眼睛挖出来给我的儿子吧!我年龄大了,无所谓了,我儿子还要生活,还要看一辈子。”可是大夫对她说:“您儿子得的病不是换眼球能解决的问题,即使您自愿献出眼球也治不了你儿子的病。”母亲失望了,失望的嚎啕大哭,她甚至觉得很对不起我,连那位几乎没有什么感情的大夫都被感动了,她对周围的实习生说:“这就是母爱,你们听见了吗?世界上最伟大的精神莫过于母爱。”


后来我找到了工作,那是一个残疾人的团体,叫做盲人聋哑人协会,我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事们在一起,为盲人聋人服务,我的同事们都是健全人,他们来到这个单位,层次都比我高,有的是出于人道主义,有的是特别同情残疾人,当然也有是组织上派来的,而我是实在没辙了,过去的医疗专业干不成了,别的行业又不会干。投身到这个团体之后,随着我对盲人各方面的了解,也使我越来越热爱这个事业,并决定终生投身于盲人事业,为这个伟大的事业做出贡献。


这样我又工作了三十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母亲又伴随了我三十年,在她年老力衰的时候,在她重病缠身的时候,她仍然会用慈祥的眼光望着我,衰弱而坚定的说:“为了我儿子,我一定要活着!”当然她已经不能为我做什么事了,但她仍然用她的方式给了我巨大的鼓舞和关怀。记得我五十岁那年的生日,由于工作实在脱不开身,白天开会,晚上陪一个部委的领导吃饭,汇报盲人工作,晚上十点才回到家,推开门我愣住了,母亲守着满桌已经凉了的饭菜,坐在椅子上已经睡着了,口水留在衣襟上,手里还拿着一只红蜡烛,那天尽管我已经酒足饭饱,我仍然吃下母亲做的满满一大碗生日面。三十多年来,她为我在工作中的每一点成绩欢欣鼓舞,她在我事业成长中给与了特别多的关心。时时用我父亲工作中的经验来教导我,教会了我许多与上级、平级和下级交往中的经验,教会了我做一个热爱集体的人,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忠于自己信仰的人。


母爱教我把自己的事业做下去,为了和我一样命运的千千万万的盲人,母爱教我还要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无论看得见还是看不见,作为这个社会成员之一,权利和义务都是平等的,作为一个盲人,我更有义务站在一个独特的视角上,为这个社会作出贡献,既然上苍让我成为一个盲人,我也要用我的方式燃烧自己,回报社会。母爱还教会了我心系祖国,做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因为祖国是我们共同的母亲,我们中华民族的每一分子都是她的孩子,我们要共同的维护她,热爱她,使她更加强大,早日实现我们共同的中国梦。


时光飞逝,又是几年过去了,工作之余我常常闭上眼睛,想着这些年的事,由于视网膜病变,我得到了母亲更多的爱,不知为什么想到这些,我甚至有些感谢视网膜病变,在宗教方面,我没有什么信仰,但如果是上帝或者是释迦摩尼什么的把视网膜病变给了我,我也依然要感谢他们,愿他们在给我视网膜病变的同时把爱给予其它的人吧!愿全人类都能得到更多的爱。

 

录入:冰琴 添加:2013-11-26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视网膜病变者委员会版权所有

  • 网站制作:中国盲人协会视网膜病变者委员会网站工作组
  • 无障碍技术支持单位: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 京ICP备11025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