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2013“我的RP人生”征文参赛作品 /走下去

走下去

作者:翁志刚
来自:
人气:1108
2013-11-25

         

[2013“我的RP人生”征文纪念奖作品]

我不知道路会有多远,不知道未来会怎样的沉重,可我知道,只要还有路,就一定能走下去!

----题记

直到现在,我还有时麻木的努力着,试图改变些什么,但可想而知,一切都只能徒劳。已经成为事实的一切,我们无力作出任何的改变,即便这世上有再多的“假如”,可那也只不过是“假如”罢了。有些东西,回不去,便只能释然和接受。

人们常说人要经历些苦难才能真正为之人。过去,我不懂,渐渐走来,才多少有点体悟。我想,上帝应该是公平的,他给每个世间的人设计了同样的苦难,待到特定的时间逐一、逐一的降临。而我,却是在十三岁这个最天真烂漫的年纪迎来了这份苦难。

说实话,刚换上眼疾的那会,我并未感到世界有多糟糕。地球依然在转,太阳还是东升西落,生活仍旧这样重复的过着。有的,不过是行动多些不变罢了。我曾以为我会这样天真的度过以后的生活。但我错了,生活总部象想象的那样美好,它总在无意有意的伤害着苦难中的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伙伴们离我远了,大人们再不象以前那样亲热的叫喊着我的名字,总避讳着不让他们的孩子和我玩耍。我知道,他们怕---要是和我这“瞎子”处久了,也会染上些晦气。一切都变了,世界已不象从前那样,太阳升起的方向,我在也看不清了。我开始陷入一个黑暗的、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十三岁,我就似乎觉察出了宿命的味道,也开始有了大人们常说的苦闷。上不了学,无事可做,也无处可走,只能成天成夜的关在屋子里。在那时,天是阴霾的,心里一阵阵的苦楚。家人不止一次的劝慰过我,可身处苦境的我又怎听的进去呢。自己关久了,想多了,情绪也愈加烦躁起来。我开始和许多人一样埋怨这个不公的世界,更开始责怪于生我养我的母亲,怪她为何生我来这世上受苦。我无理的怪罪于她。有一回,母亲见我关了一天,都没进过口粮。就特地下了碗热面条给我送来。可正碰上我最心烦意乱的时候,也不知哪里生出的火气,我竟一把将碗筷推倒在地。母亲当时就哭了,泪水流过了她的脸颊,流过了她的衣襟,也流进了她的心。母亲无言的收拾着残碗碎片,眼泪仍在不停的留着,我知道,她这是心疼她可怜的儿子。她不愿儿子难受,劝慰不了,便只能和儿子一起默默的承受。可谁都不知道母亲心里究竟有多苦、多难。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她也同样受着眼疾的折磨,她也曾在夜里暗暗的哭过,她也曾无数次的被别人嘲笑,可那一切她都过来了。现在,她的儿子也换上了这种眼疾,她痛苦无比,她自责,不该让儿子和自己一样受苦,但她却是无可奈何。

时间啊,真是一剂治疗苦痛的良药,在它面前,一切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日子渐久,我的心情也慢慢舒展开来。我觉得生活不能就此沉沦,决不能颓废的过完这一生。我开始拿起书本,试着寻找些生活的答案。于此同时,姐姐也时常给我讲些窗外的趣事。贱贱地,我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天,趁着父亲抽着烟卷,我默默的走到他身旁低声的说:“爸,我还想上学。”那时,父亲一把熄灭了烟卷,摸着我的头应道:“儿啊,爸没用,治不好你的病,但爸一定会在让你走上学堂。”听完父亲的话,我转过身,悄悄拭去了眼圈打转的泪水。这是我患病后,第一次不因愁苦而流的眼泪。很久以后,回想起来,扔会产生些不一样的感情。

不久,经过几度波折,父亲就带我去了盲校上学。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预示着我将走入一个新的人生。记得,父亲临走时眼眶是潮湿的,她反复的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认真努力的学习。我听懂了父亲的话,明白他的良苦。在离家五百多公里的异地,我从初中上到了高中,又从高中考上了大学。我始终记着父亲的叮嘱---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学习!

如今,我到了离家三千多公里外的远方上大学。想想过去,也时常责怪自己,怪自己当初不该那样无理取闹的对待母亲。这么多年后,我才真正理解了母亲,理解了这个捉不透的世界。年幼的孩子呀,总是略显无知,等长大后,对生活才渐渐有了体会。我不知道以后的路会有多么艰辛、多么坎坷,但我终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走过黄昏,走过黑夜,走向黎明。可无论未来走到哪里,我始终不会忘记家的方向,因为那里始终有着爱我和我爱的亲人!

录入:水手 添加:2013-11-25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视网膜病变者委员会版权所有

  • 网站制作:中国盲人协会视网膜病变者委员会网站工作组
  • 京ICP备11025159号-3
  • 无障碍技术支持单位: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