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2013“我的RP人生”征文参赛作品 /我的RP“辛”路历程五十载

我的RP“辛”路历程五十载

作者:说来惭愧
来自:
人气:966
2013-11-25

 

[2013“我的RP人生”征文纪念奖作品]

一九六三年中秋的黎明,我乘着朦朦胧胧的晨雾匆匆地来到这个世界,降落在四川省盐亭县的一个经济欠发达的丘陵地区,由于这里人多地少又缺柴烧,在我刚满三个月的时候,父母决定举家迁往四川省江油县的一个经济更欠发达,交通极不便利的重兴山区,只是这里有柴烧。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小就没有见到过夜晚和没有光的地方的人和物是什么样的。只见到处是一片漆黑,父母也说我从小就夜盲。由于我们村的学校距我家有五公里山路,很多时候上学都要起早贪黑,所以,不知摔了多少次到山沟里去,其中有一次摔得我头破血流,现在头上还留有疤痕啊。后来慢慢地找到了一些应对措施,比如记住些路边特殊标志(能够摸到的痕迹)。用一根棍探索前行。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家里终于买了一个手电筒,当时真是如获珍宝,爱不释手。

可是到了初中高中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初中时早上做早操和跑步在校园里通过自己观察和同学的帮助找到些应对措施基本能够完成。可是高中早上跑步要求跑到矿山顶上去点名,我的天啊,铺天盖地都是漆黑漆黑的世界,根本不知哪是山哪是路呢,不得已,我只能把实情告诉了老师,于是,老师批准,我一个人在校园里锻炼。那种尴尬、那种失落、那种无奈、那种郁闷……那种忐忑不安和万分纠结的心情应该只有我们RP人才能体会吧!

还有,我们家迁移到这个地方,可说是一贫如洗,虽说不上衣不蔽体,但也可说是衣不能保暖,食不能充饥。租住别人家的房屋,借大山里人家的玉米,那个年代国家又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穷山沟里的人只知道传宗接代,我家兄弟姊妹六个(小时候夭折了一个妹妹,现在还剩五个,俩姐一弟一妹,二姐也是RP),我母亲常年多病,我们一到这个地方就八方借贷,所以我读高中时就连一个饭盒都买不起,借一个饭盒又漏水,补一补勉强用,可是3元钱的书本费和27的学费以及那微博的生活费还是交不起,不读书吧,我深深地知道,作为RP的我不读书今后的日子更加艰难。于是我多次利用放假时扛起一根小树早上4点多拿着电筒翻山越岭到二十公里以外的长钢二分厂工人生活区去卖,其中有一次,路经那座名叫九道拐的大山途中,不慎掉下了悬崖!树架在了半岩上,手电筒也摔坏了,好在我只受了点皮外伤,当时我只能蜷缩在那里等待天明。那时候的我连哭都不敢哭,怕遭来山里的野兽攻击,当时我想起前几次把树木给工人送到家去的时候看见他们住的是楼房,照的是电灯啊,我家还住的是茅草房,照的是煤油灯呢,于是我在心里呐喊;苦命的我,苦命的我,上帝啊上帝您告诉我,究竟我犯了什么错啊?命运他这样折磨我……

一九八二年,好不容易高中毕业了,由于正直张铁生白卷英雄结束恢复高考的时代,我校应届毕业生没有一人考上大学,当然我也名落孙山了,也没有钱去和那些发财人家的同学补习了,只有选择回家。

想到RP给我带来的诸多不便,我天真的选择自学学医,好在不久就被一个亲戚发现了,他把我介绍到长城钢铁厂二分厂职工医院学习,于是我一边读函授大专一边从事实践技能同步学习,医院里各科室老师都很热心助人,在他们的帮助下,医院为我免去了学费,老师们主动借给我生活费,很快顺利完成了三年学业,并且当年以我们乡镇的高分考取了《乡村医生证书》。

由于我药本钱都要八方去借,更没钱交集市上对我来说那高昂的房租,所以就回山里在自己家开了乡村医疗室。为了还债,我在病人不多时去耕做了别人不愿做的特远的十几亩山地,每天起早贪黑,农忙时每天我牵着牛上坡耕地,晚上牛牵着我回家。几年的磕磕碰碰我已伤痕累累,一次我到山上干完农活天已瞬间黑了下来,在回家的路上因手电筒没电了,我就朝着家的方向逢岩就抓住树梢往下滑,逢砍摸着石头向那边翻,不慎就掉进了堰塘里,由于我坚决不向命运低头,在一阵乱抓乱爬的蛢命挣扎中我从不会游泳学会了游泳,命运之神好像受到了感动,也没有收我的小命。后来病人一天比一天多了,可是山里的人生病了都要请医生到家里去看,近的有几里路,远的有几十公里路,其间的摔爬滚碰真是雨点纷纷不计其数,其中有一天夜晚出诊回来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我怕把药物淋湿了,就用衣服裹住出诊箱,走着走着因天黑路滑更因RP眼神不济一跤摔下,回去一清点,出诊连药费收入三元钱,损失药物价值五十余元。病人越来越多,视力也越来越差了,我发现我已经不能胜任再在山区工作了。

于是我于一九九五年考取了《个体医生资格证书》,花了五千元买了城镇户口,举家迁到了四川省江油市厚坝镇(长城钢厂二分厂职工医院所住地)开了一家个体诊所,通过自己努力学习,后来又取得了《执业医师资格证书》,虽然因当初天真地为治愈RP踏入岐黄之路(即从医之路),如今虽然不能说徒劳但是针对RP基本上可说无功,故而令我不得不说来惭愧(我的论坛会员名即说来惭愧由此而来),不过我每天也为不少民众解除了常见病、多发病对他们带来的痛苦。多次被评为本镇示范诊所。如今,我的儿子也医科大学毕业成为成都军区空军的一名军医,当年住楼房的工人有的还是住的那栋旧楼房,以前比我条件好的非残疾人有许多现在还没有楼房住。而我在十年前也住进了本镇属于我自己的新楼房,也还清了二十几年前父母遗留下来的贷款和所有的借债。

回顾多年来我的RP蹉跎岁月,我也曾不止一次地在内心呼喊那《窦娥冤》里的那段话:“行善的受贫穷命又短,作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堪贤能枉做天……”。现在我却要说;困难和挫折是通往成功的阶梯。虽然RP给我们增加了太多的恶劣条件,的确相当的折磨人,但他也非常的锻炼人,是他成就了我今天的RP人生!

录入:水手 添加:2013-11-25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视网膜病变者委员会版权所有

  • 网站制作:中国盲人协会视网膜病变者委员会网站工作组
  • 京ICP备11025159号-3
  • 无障碍技术支持单位: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